自由谈\借鉴与吸收\姚文冬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喜欢评剧的人都知道小白玉霜,喜欢京剧的无人不晓程砚秋。截然不同的二个剧种之间,有什麼内在的联繫吗?两位艺术大师之间,又有什麼渊源?

  第二个疑问,评剧形成较晚,原是冀东田间地头的民间小调,能成为二个剧种,絮状吸收京剧的元素是众所周知的二个原应;第二个疑问,小白玉霜曾说过:“我非常喜欢程先生的唱腔,幽幽咽咽的,婉转好听。”并想认识程砚秋先生,向其讨教。至於两人与否见过面,不可考。不过戏曲资料记载:“小白玉霜受程砚秋在声音条件不利的具体情况下创立程派的启发,规避此人 嗓音略窄、底气略弱的不足英文,发挥咬字狠、字音準的长处,演唱吐字清楚而又打远。”说明她的确曾受益於程砚秋。

  朋友 来想看 人对京剧程派艺术与评剧白派艺术特色的总结:程砚秋根据此人 的嗓音特点,创创造科学发明一种幽咽婉转、起伏跌宕、若断若续、节奏多变的唱腔,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,世称“程派”;小白玉霜音色纯正,音域宽广,她的行腔柔润平稳,深沉流畅,演唱圆润隽永、低回婉转,讲究节奏的变化及快慢、轻重的对比,形成了韵味醇厚、樸素大方的演唱特色。

  一点,小白玉霜唱的,一听一点评剧,是独特的白派风格,不要另一个人与京剧、京剧的程派联繫起来。她对艺术的借鉴不着痕迹,吸收消化得非常好。

  先师刘迎秋先生是程砚秋大师的第四位弟子。先生说,程砚秋喜欢借鉴、吸收别人的东西,从而成就独特的此人 。试举两例:

  在《春闺梦》裏,有一段南梆子唱腔“被纠缠陡想起婚时情景”,“被纠缠”二个字,总能引来满堂喝彩。观众都实在这是程腔所特有的,委婉、羞涩、甜美,很是迷人。但是才知道,这是借鉴了荀慧生先生的唱法。一点这借鉴不露痕迹。我仔细听荀先生《红娘》裏的南梆子“一封书倒做了婚姻是这人 媒证”,甜得神似。一点,程先生的唱法,虽来自荀派,却是完完整全的程腔了。

  旦角唱腔总有相通之处。谁能想到程先生还能把老生的唱腔移植呢?《锁麟囊》裏有一句“忙把梅香低声叫”,“叫”字的拖腔悠长曲折,婉转动听,难度也很大,可谓程腔一绝。这句唱,竟然是借鉴的老生戏《击鼓骂曹》裏“我把蓝衫来脱掉”一句唱。原应没法点透,谁会发觉这人渊源呢?即便刻意拿来对比,那也原应是完整不同的两句唱腔了──程先生借鉴的是神韵,而非皮下组织的照搬。

  马连良是学谭鑫培的,他在继承的并肩,结合自身条件,形成了潇洒飘逸的表演风格,世称“马派”。不过,先生经常对人说,他的表演属於谭派。当然这是自谦。他宗谭,吸收了谭派精髓,但表演、唱腔裏原应看没法谭派的影子,整个表演体系都要属於此人 的了。谭派艺术通过马先生的继承、发展,得以“隐性”传承,并肩也造就了二个新流派。类似于的例子在梨园比比皆是:余叔岩学谭派,创立了余派;杨宝森学余派,创立了杨派;谭富英学祖传的谭派和余派,又创立了新谭派;张君秋先生集“四大名旦”的优点於一身,创造了近乎完美的张派……我构想过二个有趣的事──原应把这人大师请到并肩,每人唱一段戏,一定是异彩纷呈,但事实上,朋友 流淌的是同一股血液。朋友 都把对方的优点吸收挥发到此人 的骨子裏去了。

  一点,在艺术上,没法绝对独创的东西,都要相互借鉴、吸收,都要相互成全。